都市青春情感小说《甜蜜的生活》

太平洋在线 4 1

全文连载地址:

  摘选:

  第一波 奄奄一息的岁末

  1  酒醉KTV,丝袜突来电

    走出洗手间时,手机响了起来。刚冲完便池,胃里的酒精残部还在争先恐后地在往上翻腾。从裤兜摸出手机,“丝袜”二字在3.2英寸的屏幕上节奏分明地闪烁。我不慌不忙摁下绿键,把手机凑到还在滴水的耳边,顺便对着话筒打了个悠长的酒嗝。顿时啤的夹着白的,雪碧搀着橙汁的气味汹涌而出,就像胃里藏匿着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

    第二股这样的气流快涌到喉咙的时候,我吞了泡口水,把它们压了下去。

    丝袜在那头气吞山河,开口就要顶我的肺。靠,怎么不顶顶我的胃,一次性全吐出来,我就能死而复生,回去就能再端掉他妈几瓶。

    实际上,丝袜拨通我手机的那一刻,就不知道以怎样的关切问候过我的亲娘了。因为彩铃名叫《老王死了》,讲述者张震。相信丝袜听了一定声情并茂,手舞足蹈,恨不能像捏胶泥一样把我捏扁,恨不得一挥手把机机甩出窗外。

    我的来电铃声一向更换得勤,随时随地,随心所欲,随性而为,就像换工作和换妞。杰克逊死的时候是《You Are Not Alone》,不出一个月季羡林归西,马上换成萨顶顶梵文版《万物生》。三个月后,陈琳迎着第一缕曙光在空中欣赏完人间最后一道黯淡的风景结束了人世之旅,我的铃声理所当然换成《爱就爱了》《抱紧我别走》《走开》。

    下一个是谁我不知道,想到这我有点失落,我想我死的时候会不会什么也留不下来。

    目前,我的铃声是《阿凡达》片尾曲《I see you》。电影?这还是免了吧!戴俩小时俩眼镜(四眼狗晋升六眼狗),肯定得把鼻梁累死,就算累不死也得压着我鼻孔出不来气,只能张着嘴出气(要这样,真会被当成狗日的弄死在电影院里)。

    一天,一个魔兽世界的玩友妹妹希望我给她在网票网买张票,直接加间接地奉承我很幽默。我开始还迟疑了下,后来我问她的位置她的坐标,她说在百色,在广西。这样,我蛋就定了。百色,这名字倒不赖,百是虚数,百色,意思就是很色,比256色、1600万色都要色。

    我呵呵嘿嘿哼哼哈哈,砸150块RMB在一个外埠小姑娘身上,以我久经考验的网上泡妞的经验教训原则分寸,搁如今,这好像不大可能。换两年前也许还行。

    丝袜看完后也问我去看了没。我趁机矫情,拜托!二叔一贫如洗,穷的要死,as poor as a church mouse,凑不起你们的热闹。二叔等着风行上枪版下去,碟版出来,不奢求IMAX影院十几米高、二十几米宽的大荧幕(十年弄出一群怪物,有什么好牛逼的,说不好我们“几米”哪天心一横,韬光养晦几天就能画出一堆达利毕加索来),二叔看我那14.1寸的LED小屏幕就足够。

    丫说,不管你怎么看,你都要看看,看看想象力的国际水平已经到了啥水平。我曰:我日!

    “我顶你个肺哦,你娃整的啥破彩铃!深更半夜的想谋杀二叔啊!”

    “日,二叔最近在疯狂追忆大学时光,思哥没把手机给摔了吧?”我歪着头靠在狭窄的走廊的墙上,肆意地笑着,脸上挂着那个斜眉刁眼的QQ表情。我两个手机,左手诺基亚,右手还是诺基亚,一变态就左手打右手,蓝屏打彩屏,MIDI打64和弦。两机附耳,左耳嘟_嘟_嘟,右耳便阴森鬼叫起来。这时,我就会想起大学宿舍,灭了灯,闩上门,CD机接上漫步者音箱,八个人蜷缩在一张床上,听张震娓娓道来。

    一到关键时候,就互相扭住,掐脖抱腰。由于公寓盛传几个非典不幸罹难的学长死有不甘,阴魂不散,潜伏于阴阳之间,时常做出点瘆人的举动(一天,一位装病翘课留宿的童鞋,被尿憋醒,翻身下床去,一开门,一具鬼影在走廊尽头的窗口浮现,白衣白脸,笑容可掬地朝他招手,丫顿时就尿了裤子。)

    虽然都坚信是无神论者,都是懂科学不迷信受过,听完张震后,如厕还是也得结伴。牛逼吧?说出去班上的美女们不信邪,要求我们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她们借去碟和音箱,分享了我们的苦乐。

    鬼故事构筑起男女之间沟通搭讪的桥梁,从此互通有无,礼尚往来。相信你一定想到结果了——一对对的不正当男女关系,接二连三地发展起来啦!

    “摔毛!老子才买的新家伙!在搞毛啊?这么久不接电话!”

    “二叔能搞啥子毛啊!没老婆,也没情人,只能喝喝小酒泡泡野妞喽。”

    “我日,你娃过得逍遥嘛!老子还以为你又活不下去了呢!你小子那天打电话啥子事?”丝袜疲惫而急躁,我仍旧接连发出淫笑,不能自已。灼热的脸膛向空气中散发着温和的红光。

    “电话?哪天?”我略作镇定,在糊涂脑瓜子里“昨日重现”。确实记不起什么时候电过丝袜了。

    “上周六,我日!老子在开会,没接。”

    “等会儿,二叔还有点晕……哦!二叔想起来了!”实际上还是没想起来。年底收官,业务繁忙,除了难得跟在京的几个朋友联络,偶尔也有一些熟悉的陌生人来电,如在饭店和杂志社共事很短时间的前同事,几个亲爱的网上美眉心血来潮时骚扰我一下,剩下就是打错的。

    每一个陌生号码接起来前,我都臆想对方是《青年文学》《花城》或任一杂志社、出版公司小说编辑。别说,还真接过020的,但既不是波霸,也非《花城》。事实证明,老天爷就是喜欢捉弄人,尤其是落魄的,好比人喜欢打落水狗一样,还是痛打。

    “快说,二叔要和小青老师洗澡去了!”丝袜人前人后总称他老婆为小青老师,因为嫂子乃北师大中文系毕业,常以苏童的学妹身份自介于人。去年,老师考上北大法律系硕士,虽跨界学法,但丝袜并没改口,一如既往地叫老师。我怀疑是床笫之师,不然怎会如此一往情深。有个北大硕士的老婆,产自北邮的丝袜也只得自愧弗如。而且,丫还不惜娘子当活教材,对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小弟我谆谆教诲道:你娃堂堂医科大学,校门还是启功写的,四年蹉跎岁月,结果连阿莫西林和阿司匹林都区分不来,你看看我们小青老师!

    哎,我日惭愧呐!不得不承认加奉承人家是中国教育成功的典范!丝袜也够肝胆相照亦友亦师诲人不倦的!

    “我太阳!你屁娃娃怎么就那么性福!”正说着,裤裆里那玩意儿借着酒气似乎生机勃发,蠢蠢欲动。

    “幸福毛!究竟What Thing?赶紧的!年纪轻轻啰哩啰嗦的!”

  “不就是洗鸳鸯澡嘛,我日!你想二叔还能有啥子事扰烦你老人家,还不就是小说那点破事。明天二叔就放假了,今晚上公司开年会,本来以为年终奖多少能拿点,结果他妈的说老子来的时间不长,给老子一毛不拔。二叔这不要挪窝了嘛,一交了房租,启动资金都划拉出去了,最后想啊想,想了半天,在偌大的首都,苍天无眼,举目无亲,最后必定必然必须想到实力强大的思哥您了噻。”

    我挥舞着赤膊,尽情发挥着作家和骗子的双重功力,既诚恳,又成心,编了这个小小的谎言。

都市青春情感小说《甜蜜的生活》-第1张图片-平心在线

标签: 甜蜜 青春 情感 都市 小说

发表评论 (已有1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22-08-05 23:40:56

欢打落水狗一样,还是痛打。    “快说,二叔要和小青老师洗澡去了!”丝袜人前人后总称他老婆为小青老师,因为嫂子乃北师大中文系毕业,常以苏童的学妹身份自介于人。去年,老师考上北大法律系硕士,虽跨界学法,但丝袜并没改口,一如既往地叫老师。我怀疑是床笫之师,不然怎会如此一往情深。有个北